云南洱源县一段因男同性恋老师迷恋少男, 引发的校园命案

来源:日期:2022/08/27 浏览:55

“我爱你,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这样的爱情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都是纯净又美好的。

但如果这种情感放在一个12岁的男孩和一个30多岁的成年男子身上,在现在都是要遭人唾弃,甚至被告到法庭的,更别说在闭塞落后的20世纪90年代的农村了。而云南洱海就有一段这样“要人命”的同性“师生恋”。

1990年10月13日,15岁刚上初中不久的尹某被小学班主任杨植叫到杨的宿舍,直到晚上还没有回家,父母担心,便去杨植的宿舍寻找,结果发现儿子衣衫不整,脸部青紫,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已经死在了床上。

很快杨植就被抓捕,在面对警方审讯为什么要杀尹某时,他竟然笑了,说:“我喜欢他啊,我费尽心思地教他,让他考上了二中,他却要抛弃我,他死了,就再不会离开我了。”

从这话可以看出,不管他们是否真的“喜欢”过,杨植为人师者的职业道德是不合格的。教师的职责是教书育人,本就承载着神圣的使命,如果学生对老师存在复杂的情感,老师应该做的是正确地去引导学生,帮助学生走出思想的误区。

杨植已经教书多年这样的道理,他不至于不懂,而他所谓的“喜欢”是不是真的呢?也许未必。

杨植,1949年出生,云南洱源县人,初中毕业后服兵役,1969年部队复员后,他在洱源县一个乡镇小学担任小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杨植并不是所谓的“同性恋”,他娶妻生子,有一儿一女。1972年相依为命的父亲死后,他性情大变,不愿与妻子交流,连孩子也不管,一个人搬进了学校宿舍,整日与书为伴。

他喜欢看一些野史趣闻,像春秋时期卫灵公与弥子瑕分桃而食,战国魏王为龙阳君举国禁论美人,汉代汉哀帝为不惊董贤睡眠断袖这样的故事,也开始幻想自己是帝王,觉得自己应该去宠爱身边这些单纯美好的男子。

可他身边哪有什么美男子可以让他宠呢?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班级里的学生身上,他带的是小学高年级的学生,那时候很多孩子上学晚,上四五年级时已经十二三岁了,的确是青春洋溢的年纪。

于是他哄骗这些对他尊敬有加的孩子,经常以补课、关心的名义把他们留下来,对他们进行一些身体上的触摸,刚开始那些孩子虽然心里感到不舒服,但并不知道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而且杨植经常说是喜欢他们才摸的,他们也不好意思说出去。

直到后来,杨植的行为越来越大胆,开始让他们脱衣服“伺候”他,并且不顾他们的反抗强行发生关系,这才让他们看到了这个老师“恶魔”的一面。但他们仍旧不敢告诉家长,因为杨植威胁他们要是敢告诉别人,就让他没书读。杨植当时不仅是班主任,还是学校的党支部书记,学生们还是怕真的没书读,在那个时代,只有知识才能真正地让他们走出那个地方。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反抗,家长举报他猥亵学生,学校虽然对他批评教育了,但是没法开除他,那时候猥亵儿童尤其是男童还没有被引起足够的注意,这方面的刑法也还不尽完善。

现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 第一百一十一条猥亵儿童的重处规定:“猥亵儿童的,重处20%。”

杨植后来看上了性格温和老实,长相清秀的尹某,当时尹某才四年级,刚12岁。杨植一开始对他非常好,让他担任副班长,还经常指导他作业。据他说是准备“专宠”他一人了。尹某十分信任这个亲切的老师,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师要的不是他的信任和尊敬,而是“听话”。

从五年级开始杨植就要求尹某跟他同吃同住,一刻不离的看着他。尹某父母只以为自己儿子遇到了好老师,尽管有时候儿子说不愿意去老师那里补课,他们也没当回事,还觉得儿子辜负人家老师的一片好心。杨植经常要求跟尹某发生关系,让尹某不堪忍受,但又逃脱不了。

直到考上初中,才下定决心,不再受杨植控制。而在杨植早已扭曲的心里尹某的避而不见却变成了“我只爱你一个,你却背叛我、抛弃我。”于是他起了杀心,决定让尹某再也不离开他。

很显然,杨植所谓的“爱”是一厢情愿,甚至变态的。他迷恋的是这些单纯懵懂的男孩子的肉体,还妄图控制他们,来满足自己扭曲的欲望。杨植因不满尹某的疏离,遂将其杀害,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杨植不仅犯了故意杀人罪,还涉及猥亵学生,社会影响恶劣,情节严重。1991年6月5日,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法院对本案作出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被害方丧葬费2000元。

像杨植这样的案子还有很多,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猥亵儿童罪”为关键词,能检索到判决书上千份。近3年间,教师被判猥亵儿童罪的案件共有31起,31名教师猥亵了至少128名儿童,平均每个作案教师猥亵过至少4名学生。男教师“猥亵男童”的案件共有12起,平均每个案犯曾对5名男童实施过猥亵。

很多时候因为性教育的缺失,儿童对“猥亵”没有概念,也缺乏防范。现在国家对教师的职业素养,师风师德的要求提高了,而加强儿童自我保护的能力仍是亟待家庭、学校、社会去共同解决的问题。法律是正义的权杖,拿起它,才能阻止恶魔在人间游荡。

0
南方彩票平台,南方彩票官网,南方彩票网址,南方彩票下载,南方彩票app,南方彩票开户,南方彩票投注,南方彩票购彩,南方彩票注册,南方彩票登录,南方彩票邀请码,南方彩票技巧,南方彩票手机版,南方彩票靠谱吗,南方彩票走势图,南方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