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纪念堂坐像不够威严, 专家决定拆除, 韩福裕: 摆上鲜花试试

来源:日期:2022/09/04 浏览:191

1977年8月10日,作为毛主席纪念堂重要组成部分,北大厅的毛主席坐像雕塑终于竣工。这尊历时六个月才雕刻完成的雕像重达七吨,高达3.5米,最宽处甚至超过了两米。

可是当工作人员们历经了千辛万苦将这座雕像成功安装在了毛主席纪念堂之后,纪念堂修建工作的负责人们却发现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该雕像的风格和纪念堂北大厅的整体风格并不统一!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更有专家向中央领导提议,将这座雕像拆除,重新制作一尊雕像。

时任毛主席纪念堂雕刻创作主任的韩福裕却提议,在毛主席雕像的腿部周围摆满鲜花。没想到这个方案被上报之后,很快就得到了许多中央领导的认可。

直到今天,这座被韩福裕“改造”过的雕像仍然端坐在纪念堂,受到了许多前来瞻仰毛主席的人的称赞。

1976年9月9日,为中国的革命事业奉献了一生的毛主席永远地闭上了双眼,离开了他始终放心不下的人民和新中国。

消息传出来之后,不仅是当时中共中央所有的领导人们,全中国所有的百姓,都陷入到了一种极度的悲痛之中。

可是,毛主席的后事总要有人料理,遗体的处理工作也要有序进行。可是此时,如何处理毛主席的遗体,安排毛主席的后事,却成为了大家争论的焦点。

尽管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毛主席对于生死这种事一向十分看得开,尤其是在晚年的时候,他还经常对身边的工作人员交待:“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毛泽东也不能例外。万寿无疆就是天大的唯心主义。”

但是作为新中国的开国领袖,毛主席对于当时的人民来说意义非凡,不仅是新中国的领导人,更是他们心中的信仰。

尤其是对于当时的40后、50后、60后而言,以毛主席委领导的共产党就是他们摆脱苦难生活、迎来新生新生的“救星”。

因此,当时许多人民群众无法接受毛主席离世的这一事实。更有许多人无法接受将毛主席的遗体火化。

再加上当时国内外的局势并不稳定,为了平衡各方情绪,当时的中共中央领导认为必须要将毛主席的遗体保存下来,并修建一个毛主席纪念堂,用来供大家瞻仰毛主席。

1976年10月8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发行的这一天,党中央正式宣布修建毛主席纪念堂,永久保留毛主席遗体。也是这一天,韩福裕被任命为了毛主席纪念堂雕刻创作主任。

按照当时党中央的要求,毛主席纪念堂的一切修建工作务必要赶在1977年9月9日之前完工。

虽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完成整个纪念堂的雕塑,是一件非常浩大的工程。但是韩福裕却一点都不焦急。因为他知道,会有很多能工巧匠会自愿加入到这项工作当中来。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韩福裕就征集到了20多为来自全国各地的设计师、知名学者和雕塑工人。其中不乏一些来自中央美院、四川美院、广州美院的业界翘楚。

彼时,毛主席纪念堂的整体规划早已确定。落在雕塑组头上的任务就是四座在纪念堂外的雕塑群像和一个放置在纪念堂北大厅内的巨型毛主席雕像。

而为了呼应整个纪念堂的风格,整个雕塑组的设计师和许多专家学者们在激烈讨论了一个昼夜之后,终于确定了这些雕塑要在以“缅怀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的基础上,详细的展示出来毛主席这一生对新中国的贡献。

为了尽早拿出来具体的样板,雕塑小组的20多名工作人员直接被分成了四组,用最快的速度制作了四尊高约40厘米、形态各异的毛主席雕像模板,然后报送到中央,请各位领导定夺。

从40厘米的样板到1.2米的正稿,再到2.8米的大稿,一直到1976年的12月底,经历了无数次修改和磨合的雕塑组才最终在领导们的指导下确定,“以毛主席双腿交叉坐在沙发上的形象”为北大厅摆放的雕像主体。

可是此时大家对于纪念堂外的四座雕塑群,还没有任何思路。而此时,距离党中央规定的交稿时间,只剩下了九个月。

为了尽快确定方案,设计人员们不仅将自己的吃和睡都安排在了工作室,更是将所有和毛主席相关的资料都搬进了工作室。

资料最多的时候,这些工作人员们甚至需要天天在一堆资料上面开会。可是这样的苦熬并没有让他们想出来什么完美的创意,甚至一度将大家拖拽进了瓶颈期。

正在大家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工作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忽然从《毛泽东选集》当中得到了灵感。

毛主席一直强调我党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那他们为何不能直接向全国各地的雕塑从业人员征集创意呢?

在这个想法得到了上级部门的认可之后,雕塑组共派出了8个组员前往全国各地征集设计图稿。

很快,四川、广东、陕西、上海等地就以快件的形势运来了七八箱设计构图稿。得知箱子里是有关于毛主席纪念堂的设计图稿之后,所有的客运站都为这些图稿开了绿灯,用最快的速度保证了所有的设计稿安全的运抵北京。

为了找出最能让大家满意的稿件,雕塑组更是请来了不少工农兵和学生代表,以及全国知名的党史专家,对这些稿件逐一评判。

直到1977年的春节前夕,雕塑组才在重达上百斤的手稿当中确定了最终的雕塑方案。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逐步开展了对所有雕塑的雕刻工作。

彼时,上级领导给雕塑组预留的时间只有6个月。面对如此繁重的工作量,工作小组的人员们只能夜以继日地赶工。

为了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工作,雕刻小组又从各个省份调集了将近80位了雕塑专家。

103位雕塑工作者,每天将近20个小时的工作时长,工作室内彻夜长明的灯火。毛主席纪念堂的所有雕塑,都是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完成的。

尽管这样的工作量让许多雕塑工作者们的身体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想要退出这项特殊的任务。

甚至有许多工作人员们还自愿牺牲掉了自己的周末,留在工作室内给同事们帮忙。

作为众多雕塑工作者当中的一员,王维力对于那段时光的记忆十分深刻:“为了早日建成纪念堂,大家都在用革命加拼命的精神参与工作。”

也正是在这样的精神感召下,1977年8月10日,雕塑小组用提前规定时间1个月的速度,完成了所有雕塑的雕刻工作。

但是,雕塑工作只是雕像安放在毛主席纪念堂工作的其中一部分。怎样将这座重达7吨,用了五块汉白玉的雕塑挪到毛主席纪念堂中,则是雕刻工作完成之后的另一“重头戏”。

要知道,这座雕像高达3.5米,最宽处更是达到了2.005米。可是毛主席纪念堂的大门宽度仅有2.05米。一旦在运输当中产生任何失误或意外,就很有可能导致雕像和木制大门的损伤。

为了保障雕塑和大门的安全,当时的工作人员更是前后研究了几十套运输方案,从全国各地的工厂当中征调来了多名龙门吊、轨道车操作员。

一直到了9月9号前夕,雕像才在没有任何损伤的情况下,被安置在了纪念堂内。没过多久,毛主席纪念堂就迎来了第一批前来瞻仰的游客。

可在这个时候,大家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原来,虽然在确定雕像样品的初期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纪念堂的整体风格,但是很多细节在后来建造的过程当中都进行了改动。

就连毛主席雕像后面的背景图也发生了变化。原本的设计师是打算根据《东方红》在毛主席的雕像后边绘制一幅巨型的“红太阳”的图案。

原本的“红太阳”设计图

但是,在后续的建造过程当中,考虑到毛主席纪念堂的历史性和纪念性,设计师在和史学家、文联领导等认真商讨之后决定将这幅背景图改为了“祖国大地”。

“祖国大地”设计图

可是这样一来,已经雕刻好的毛主席坐像因为腿部交叉的坐姿显得过于亲切和家常,和整个大厅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无法展现出来毛主席的威严感。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雕刻组的专家们和中央领导先后几次前往毛主席纪念堂的北大厅进行商讨,可是始终没能想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法。

无奈之下,领导们只能决定,重新雕刻一尊毛主席的平腿坐像,重新放置在这里。

正当雕刻组准备重新动工的时候,时任毛主席纪念堂雕刻创作主任的韩福裕提出了反对意见。

作为雕刻组的主要负责领导,韩福裕深知重新创作一尊雕像的艰难。同时,曾经担任过周总理贴身警卫员的他,不仅学习到了周总理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更对毛主席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因此,自从毛主席纪念堂开放以来,他就时常来到纪念堂,瞻仰毛主席的遗容遗像。也正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韩福裕观察到,自从毛主席纪念堂对外开放以来,不仅每天都有非常多的人来参观,而且大家对于这里的所有布置都有很深的情感。

毛主席纪念堂前排起长队的游客

如果现在贸然将纪念堂北大厅的这尊雕像换掉,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和不良影响。

而当时提交的腿部交叉坐姿和平腿坐姿的雕像上半身的差距并不大,如果在现有的坐像腿部摆满鲜花,遮挡一下腿部的坐姿,其实和更换雕像的效果差不多。

并且,色彩艳丽的鲜花刚好可以和青绿色的绒绣背景交相呼应,衬托出毛主席“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气概。

韩福裕的提议很快得到了中央领导的肯定,上百盆经过精挑细选的鲜花很快就被摆放到了这尊毛主席雕像的前面,这样的设计更是受到了不少参观者的好评。

直到今天,毛主席纪念堂的北大厅仍在沿用当年韩福裕提出的想法,向所有前来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的游客们展现毛主席为不惧艰险、豁达开朗的革命精神。

参考资料:

《[历史上的今天]中共中央决定修建毛主席纪念堂》;中国广播网;2011.10

《文汇记忆 | 1976年,我在毛主席纪念堂设计雕像》;文汇网;2018.12

《口述历史:毛主席纪念堂工程》;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史志办公室;2018.12

《让工农兵看了满意——毛主席纪念堂雕塑组部分作者座谈摘要》;中国知网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联系删除。

0
南方彩票平台,南方彩票官网,南方彩票网址,南方彩票下载,南方彩票app,南方彩票开户,南方彩票投注,南方彩票购彩,南方彩票注册,南方彩票登录,南方彩票邀请码,南方彩票技巧,南方彩票手机版,南方彩票靠谱吗,南方彩票走势图,南方彩票开奖结果